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P管生活 >你做过多少「废工」? (占飞)

废,根据段玉裁的《说文解字注》:「屋顿也,顿之言钝。谓屋钝置无居之者也。引伸之,凡钝置皆曰废……古谓存之为置。弃之为废。」即是说,荒废的屋、无人居住的屋,只放在那裏,谓之「钝置」,即是废屋。废屋可以是塌坏或日久失修之屋,或者自己不住又不肯出租之屋。

垃圾,废物也。饱食终日、无所事事,青年谓之废青,老年谓之废老。说了一大堆话,却全无意义,谓之废话。那工作有没有「废工」呢?当然有!现任伦敦经济学院人类学教授格雷伯(David Graeber),在新书《废工理论》(Bullshit Jobs: A Theory,下称《废工》)中,还用粗鄙的字眼「牛屎」来形容这类工作。

可有可无

何谓「废工」?格雷伯云:不要将「废工」与贱工(Shit Jobs)混淆。贱工是具厌恶性质的工作、在极端讨厌的环境工作、长时间劳动的工作,低薪工作之类,可是,贱工却是有用的工作。当没有公公婆婆拾纸皮,清洁和垃圾工人罢工时,便知道他/她们工作的重要。这些是贱工,却不是「废工」。贱工往往工资低微。可是,「废工」虽「废」、虽「顿」,却往往是薪酬不错的工作。

格雷伯定义「废工」为:(1)一旦那份工作消失了,公司的产出没有减少,乃至没有人会察觉有何改变,一切如常。(2)连打那份「废工」的人,也认为该职位没有存在必要。他/她打那份「废工」,纯是看钱份上,为稻粱谋而已。

2013年,格雷伯写了一篇短文〈论「废工」现象〉(On the Phenomenon of Bullshit Jobs: A Work Rant)。他指出,凯因斯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所写的文章中表示,工业社会生产力已足以在二十世纪末供应人类生活所需,劳工不必每天工作8小时,每周工作15小时(即每天3小时)已足。放诸今天,有人工智能帮助,可能每天工作2小时已足以餬口,其余时间可以像马克思预言的去钓鱼、读柏拉图。何以现今的受薪阶级仍须营营役役,做到气咳还要加班呢?用阴谋论的讲法,正如英国作家佐治奥威尔( George Orwell)说的:「忙碌工作的人,纵使干的是完全没用的工作,便没有时间做其他事。」奥威尔所指的其他事,包括反省工作的意义、为伸张公义组织抗议等等。

你做过多少「废工」? (占飞)

格雷伯定义「废工」为:一旦那份工作消失了,公司的产出没有减少。连打那份「废工」的人也认为该职位没有存在必要。(Freepik网上图片)

典型种类

在现代社会,劳力工作逐渐给机器取代,却同时创造了许多服务性质的工作及「废工」。在格雷伯眼中,不少行政、管理、公关、经纪、市场推广、金融、财务投资和法律顾问等的工作都近乎「废工」。他还举了一些实例:一所博物馆有一空置房间,未决定放什幺展品,于是聘请一名兼职工看守此空房,不许游人内进。巴西的大企业聘请职员,负责为乘升降机的职员和访客按楼层。公司聘请英文系硕士,为经理级职员校对文件和书信的文法……

〈论「废工」现象〉发表后,YouGov做过调查,受访者中有37%表示:他/她们所做的工作都是「废工」,除了赚到薪酬外,对社会根本毫无贡献。于是,格雷伯进一步写成《废工》一书。他认为下列五类工作,都是典型的「废工」:

跟班(Flunkies:英语原来的意思更不堪,可指「奴才」、「走狗」):干这类工作的人唯一的功用就是显老闆、上司的威风,是以社团大哥定必有一群跟班出出入入,有一群人簇拥、开车门等。门房、替波士打电话的秘书,通通都属此类。

打手(Goons):军队、打手、说客、公关、公司律师乃至打cold call的营销员均属此类。

补镬人(Duct-tapers):公司出了不应出现的问题,员工犯了不应犯的错误,由他们研究、补镬、善后,却不一定能解决问题,就像人受伤了,用胶布贴伤口。

推庄人(Box-tickers):负责告诉外界,公司已做了根本没有做的工作。政府最擅长推庄。凡出事,就成立调查/顾问委员会花一年半载研究,出一些充满「废话」的报告。

编更人(Taskmasters):负责为下属分配工作,彷彿没有他们编排,下属就什幺都不懂得做。最「亥时出世」的编更人则製造无聊的「废工」给下属去做,并审核其表现,务求员工做到气咳。教育机构最多这类人,要教员衡工量值,写教学效果报告,都是「废工」。

读者诸君不妨抚心自问:你日常干了多少这类「废工」?

相片︰网上图片

撰文:占飞

更多占飞文章:AI时代 是祸也是福?一个奇怪的行业手机改变亲子关係

相关阅读
申博太阳城_大赢家电玩|免费发布和查询|分享快乐生活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红鹰游戏登录网站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益玩手机游戏平台下载